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妈妈的同事 张阿姨 [1/3]

妈妈的同事 张阿姨 [1/3]


有些事情嘴上不去说,却感到憋在心里很难受,想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决心说出来了,而且要大家和我一起走进十多年前的记忆当中。
我16岁时住在西部的一座大城市,母亲在市委机关工作,父亲是军人,常年在外地。母亲有个好友叫张丽,比她小十二岁,那年三十六,在市文化局工作。
张丽阿姨的丈夫做生意,也是常常出差。所以张丽阿姨和她十二岁的小女儿几乎天天在我们家呆着,有时候聊的晚了就住在我家。在外人眼里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
张阿姨每天都和我母亲聊她们大人的话题,她女儿杨岚就总呆在我房间里玩。

我记得很清楚,1995年7月8号晚上八点多,我上完晚自习回家,张阿姨正在试穿着和我母亲一起新买的连衣裙,张阿姨的头发湿漉漉的,一看就知道是刚洗完澡,因爲是和我母亲在家里,所以没戴胸罩,在灯光下,我一眼就看出她乳房的轮廓了,翘翘的在薄纱下颤动。16岁的我突然産生了一股莫名的紧张,阴茎一下就勃起了,关上门竟呆呆的站在了门口,一颗心“突突突”地狂跳。

隐藏:
“泉泉(我的小名)回来啦,看张姨买的衣服咋样,好看吗?”张姨回头问我,我的脸上一阵红,幸亏当时家里的灯光不太亮,要不真是尴尬。我极力掩饰着心理的慌乱,用有些发颤的声音回答她:“好看。”
“我让你妈也买一条,她就是不买。”
“我的身材哪能穿这样的裙子啊!泉泉,磨蹭什麽,快洗澡去!”
在母亲的催促下,我赶紧往自己的屋里走去,经过张阿姨和母亲面前时我有意用书包遮住了下身,因爲勃起的阴茎在裤裆前面撑起了一个“小山包”。
进了我的房间,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张姨的女儿小岚完澡穿着我的一件大体恤正趴在我的床上看我的卡通书《丁丁曆险计》,我的体恤穿在她身上便不是体恤而是睡裙了。我没太注意小岚,脑子里还是张阿姨衣衫下颤动的乳房的影子,我胡思乱想的低身从床下取出拖鞋準备换上,就在不经意的擡头起身时,去看见了小岚的双脚,就在我脸前,分开着,我的体恤遮住了幼女的小屁股,可是仅仅遮到两个小屁股蛋儿边缘,在两个刚刚开始性发育的臀丘之间……天哪!!!什麽都没有穿,是幼女的阴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的女性的阴部,我差点一头栽到地上,小岚下意识的回头看了我一眼,虽然是十二岁的幼女,可女性的本能使她似乎感到了什麽,她沖我笑了笑,合起了双腿。

我急急忙忙的沖进洗澡间,用凉水沖着自己头,希望自己不要在胡思乱想了,可眼前还是张姨的乳房和她女儿的腿中间。慢慢的,我的脑子里就只剩下张姨女儿的阴部了,我在凉水下问自己:“我究竟看见什麽了?白白的两块屁股蛋,延伸到大腿内侧,然后是一条缝,然后呢?不就是一条缝隙吗?谁把两条腿夹在一起,不都是一条缝隙吗?”这样想着想着,最后断定自己其实并没有真正看见小岚的阴部,不对!应该说是还没看清楚小岚的阴部时小岚就把腿合上了。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很笨、很蠢,也觉得很遗憾、很不甘心,也有点觉得自己很下流、很龌龊,在幻想与自责中,我的手越动越快,大股的精液喷射而出……“泉泉,还没洗完啊?快点!”母亲在外面大声的催促我,我急忙擦干身子要出去,才发现竟然忘了拿换洗的内裤,刚好浴室里有晾着的睡裤,于是就只穿着宽松的睡裤出去了。

张阿姨已经换下了新裙子,正在我屋里帮她女儿穿衣服,看来她们要走了,我突然有种很强烈的失落感,便靠在门边看着蹲在地上给小岚穿鞋的张丽阿姨,突然,从张阿姨的领口我看到了一个半圆的形状,被她胸部黑色的乳罩边挤了出来,只是一瞬间,我的阴经又遭动起来,因爲没有了内裤的束缚,直挺挺的翘在了自己的小腹下面,我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窘态,正要转身,张姨却回头了,她的目光直接落在了我的那里,我知道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我的勃起,可她象是什麽都没看见一样,站起身拍了拍我的头,说道:“岚岚想借你的书回去看。”我急忙回答说没有问题,事后想想,张阿姨真是厉害啊,简单的一句话就把我的尴尬打消得无影无蹤,当然我的阴茎也听话的“耷拉下了脑袋”……那一晚,我失眠了,第一次因爲性失眠了,总想张姨的乳房和她女儿的腿中间。

那一晚,我累坏了,因爲一直想张姨的乳房和她女儿的腿中间手淫,足足八次,最后三次已经什麽都射不出来了……自从张阿姨和女儿走了以后,突然有一个星期再没来我们家。我的心里七上八下,怕那天晚上的事情让她们母女俩对我有了什麽看法。后来才知道,是张阿姨休假带女儿出去玩了。我一直在盼望她们快点回来,虽然不知道有什麽好处,但心里还是这麽想。

1995年7月16号,我放学回家,一推门便听见张阿姨的声音,心里突然有一种格外的喜悦,一起吃饭的时候我总是不敢直视张阿姨。吃完午饭,张阿姨说小岚下午不上课,就让她一个人呆我们家看电视。听到这个安排,我的心突然狂跳起来……下午上学的路上,我犹豫了很久,快到学校门口了,突然猛地转身向家走去。

小岚正在我家大沙发看着无聊的电视,见到我回来,奇怪的问道:“泉泉哥哥,你咋回来了?”
“哦,我们下午也没课。刚好我回来陪你啊!”
“好啊!好啊!”
“你看什麽电视呢?”我说着,便一屁股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沙发上。

“不知道,反正一点意思都没有!”
“干脆咱俩打扑克吧!”
“好!”
我拿出一副扑克牌,小岚高兴的盘腿坐在了我对面问道:“咱俩赢什麽呀?”
“当然是赢钱啦!”
“啊?我可没有钱!”
我装着沈思了一会儿:“那就挠脚心!”
“不!我怕痒!”
“我赢了挠你三下,你赢了挠我十下,行了吧!”
小岚想了想同意了。

我毫不留情的赢了第一把,小岚尖叫着从沙发上逃跑了,我沖上去,拦腰抱住了小姑娘,已经勃起的阴茎紧紧贴在幼女扭动的臀部,小岚大笑着想挣脱,可她越是挣脱,小屁股就越是磨蹭我的阴茎,我差点就射到裤子里了。
“饶命饶命!!”小岚笑的气喘吁吁,连声讨饶。

“输就输,不许赖皮”
笑岚突然在我怀中拧转身子,撒起娇来。“嗯,我不要挠脚心!”
“那你说怎麽办!”
“挠胳肢窝吧。”
“好!”我一把转过小岚,两手从后面掏到了幼女的胸前,哦!天哪!刚刚发育的小乳尖,娇颤在我的手中。

“哈哈哈哈……好痒啊!不行不行,胳肢窝也不行!”
“那就打屁股!”
“好好,打屁股,打屁股!”
我把小岚轻轻的放在沙发上,手颤抖着捂在了小女孩的臀部,笑岚突然转身看着我,我吓了一跳,以爲小岚警觉了,没想到小岚对我说:“不许大力哦!”
我长出了口气:“不会的,小岚这麽乖,我怎麽舍得呢?干脆不打了,就摸摸吧!”说完,我看看小岚的反应,没有异状,于是我的两只手分别捏住了小岚的两个屁股蛋,揉了起来,忽然,从幼女的喉间发出了一声不象是小女孩应该发出的类似呻吟的声音。

“怎麽样,不疼吧?”
“嗯。”
“舒服吗?”
“嗯。”小岚乖乖的趴着,竟毫无让我停止的意思。于是我的两手加大了揉动的幅度,我感觉到幼女的两块臀肉被我掰开、合上,再掰开、再合上……我真想腾出一直手来握住自己涨疼的阴茎,可是又舍不得离开小女孩的屁股,真恨自己没长三只手……忽然小岚翻身坐了起来,脸蛋儿微微有点红晕,我也有点紧张,空气中仿佛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我轻轻干涩的嗓子,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再来!”

安静的第二盘,我故意输给了小岚,小岚一下忘记了刚才的奇怪感觉,一下扑到我身上喊了起来:“脚心脚心!”
我紧紧抓住小岚的手,说道:“饶了我吧,我比你还怕痒!”
小岚高兴的叫到:“不!不!”
“那好,我就豁出去了!不过,下回再打你屁股就不能想刚才一样了!”
“不行,就像刚才一样!”我大吃一惊,但是直觉告诉我,小女孩只是感到很舒服,并没有其它的欲念,于是我顺水推舟:“不行!再输就要把你的长裤拉下来打!”
“行!那让我挠脚心。”

我咬牙忍受了小岚的十下折磨,中间好几次人受不了的时候,和小兰在沙发上滚成了一团。说来也怪,接下来我竟然连输了两盘,小岚高兴的手舞足蹈……
终于赢了,小岚觉着小嘴趴在了沙发上,突然一切都变得安静了……我的手慢慢的温柔的从幼女的两跨深到小腹前,轻轻的解开了小姑娘的裤扣,我象是剥鲜嫩的水果一样,缓缓的开始将小岚的校裤往下扒,小姑娘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臀部,校裤便被扒到屁股蛋儿下面了,幼女穿着的平腿小底裤裸露在我眼前!由于之前得嘻闹,左边的裤腿已经陷在臀逢中间了,幼女的整个左臀丘毫无遮掩,我的手掌整个的捂住了小岚的屁股。

我的动作已经是极其淫猥了,手掌从两个裤管伸了进去,在不断反複的揉动中,小岚的呼吸开始加重了,她的脸深深埋在两只胳膊中间,我相信这时候的小岚已经知道我在干什麽了。
我的动作突然停止在把两快臀肉掰开的方向上,圆形的揉动变成了左右的运动,掰开再合上的重複着,手上的力量我在不断的加重,虽然还不能看见幼女的阴唇,但是已经知道那里已经像小鱼的嘴巴一样的蠕动了。
我右手的中指试探着往幼女的股逢中间滑去,碰到了!!!哇!天哪!!十二岁的小岚竟然黏成一片了!借着幼女的体液,我的中指大胆而放肆的滑进去

我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理智了,我将小姑娘翻了过来,迅速开始将她的校裤底裤一起往下脱,小岚用手捂着脸,毫无抗拒甚至配合着我轻轻擡了一下屁股,一个洁白光秃的饱满的幼女的生殖器展现在我眼前,不仅仅是一般的展现,而是两腿左右大大叉开的展露在我的眼前。我本能的低下头闻了闻,酸酸的带点尿液的臊味,两片微合的大阴唇象是涂满了油一样光亮,我张开嘴将校女孩的下部整个的吸入口中……“啊……”小岚大声的呻吟了起来,这淫浪的娇声突然让我害怕起来,我的嘴离开了小岚的腿间,掏出了阴茎握在手中,但是我终究没敢插进去,只是一只手抚弄着幼女的阴部一只手撸动着自己的阴茎,小姑娘的下身再我手指下剧烈的扭动着,我的精液喷射而出,散落在小女孩纯洁的小肚皮上,几乎在我射精的同时,门口突然传来掏钥匙开门声。

一个人的心髒一秒锺最快可以跳多少下?我想答案我是最清楚的,最起码是5下!我在心髒严重超负荷的状态下将阴茎以闪电般的速度塞进裤子,黏在龟头上的精液从沙发到裤腰沾的都是。小岚更是迅速,“噌”的一下,浴室的门已经关上了!

我一片空白的坐在沙发上,大脑飞速旋转着想象出各种可怕的结局!然后又在一瞬间,故作镇定的回头叫了声“妈!”
进门的却不是我母亲,而是张阿姨。(因爲我们两家的亲密关系,所以互相都有对方家的钥匙。)
张阿姨一边换鞋一边问我:“泉泉?你怎麽没去学校?”
“哦,下午老师临时开会,我们就不上课了。”
“到处都在开会,我们单位下午也开会,我溜出来了!”
“哦。”我边敷衍着,边打开电视,总算先稳住了!
“岚岚呢?”

“在洗澡!”就在我说这句话的同时,我和张阿姨的目光一起落到了沙发上被我扒掉的小岚的裤子上,那裤子大大方方的翻卷成一堆,要命的是紧贴小拦裆部的那一小块棉布,闪着晶光的炫耀在我和张阿姨面前,完了完了……就在我呆立的时候,张阿姨一把抓起了小岚的裤子,怎麽那麽倒霉呀!!张阿姨正好抓在小岚底裤的裆部,那里已经被小岚的蜜汁浸透了!我明明看见张阿姨我着地裤的手捏弄了几下,我想是刑场上即将要被枪决的刑犯一样,绝望的等待着张阿姨刀剑一样的目光向我投来……可是,张阿姨并没有看我,而是沖着浴室走去:“小岚,这麽大的女孩子了!脱下的裤子到处乱扔,不害臊啊!”浴室的门开了个小缝,小岚露出脑袋沖账阿姨笑了笑,张阿姨在把裤子递给小岚时,闻了闻她女儿裤裆中间的那片湿迹!我猜她是在闻有没有精液的味道!

那一下午,我把自己憋在房子里写作业,其实狗屁也没写出来!其间听到外屋传来母女俩开心的笑声,好了,没事了!我可真佩服小岚,十二岁的小女孩竟然比我镇定千倍!!
晚饭是我母亲买回来了速冻饺子,吃饭时我格外活跃的东拉西扯,其实是掩饰内心的慌张。中间有几次我觉察到张阿姨嘴角有一丝怪怪的笑,是不是她已经知道了?!管她呢,反正打死我我也不承认,小岚也不会!决不会!!

晚上看电视的时候,我母亲说她过几天要出差,张阿姨便答应让我每天到她家吃饭。那些日子电视台正重播电视连续剧《渴望》,我和小岚呆在那里是在世无聊,张阿姨看得出来说道:“岚岚,去和哥哥到他房间里玩吧!别在这儿捣乱了!”
这回我可老实了,坐在地板上,而小岚则还是穿着我的大体恤在我对面的床上坐着。我实在不知道该跟她说什麽,难道继续打扑克吗?小岚也是不吭声的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他顺手从我枕边拿了一本书翻了起来。
真平静啊!

就在这平静当中,我突然懂得了其中的变数和奥妙,这个小小的幼女,竟然!
竟然在挑逗我,我真傻呀!

小姑娘坐在我的对面,一本大大的书遮住了小脸,更遮住了脸上的羞涩!双腿弯曲着踩在床沿,一个白白的小屁股,离我的脸不过一米,就是这个下午被我喷射上精液的幼女股间什麽都没有穿,小姑娘细细软软的双腿,轻轻的悠閑的一张一并,那个圆鼓鼓的光滑的小生殖器,随着幼女腿部的节奏一隐一现,两片已经兴奋充血的干净的阴唇,紧紧密密的闭合在一起,我浑身发抖,差一点伸手去撑开小女孩幼嫩的唇片,我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纯洁的耻部。整个阴部的顔色变成了桃红色,而衬托出其它部位的皮肤更加雪白!

我的余光正好能看见客厅的情形,张阿姨和母亲边看边评论着电视。
我的手伸进了小姑娘的腿间,小姑娘的双腿突然不动了,就这样大大的敞开着接受我的揉摸,我的指尖刚刚碰到小岚阴部的那条缝隙,一股浓浓的透明的液体从滚烫的唇间一涌而出,我的感觉就象是捅破了初春水面上的薄冰一样,那下面便是柔情的春水……突然,小岚的双腿紧绷起来,小小的阴部象是想将我的手指吸进去,小岚从书后面露出脸,紧咬着下嘴唇看着我,原来我的手指摸到了幼女的阴蒂,那个小小的处女阴蒂,怎能忍受我这样的刺激和拨撩,小岚紧紧的合上双腿,把我的手夹在腿间,下身激烈的挺动起来!

突然,我的整个手掌被一股滚烫的液体包围了,是什麽……天哪!!小女孩竟然失禁了,我已经兴奋的要疯了,使劲的掰开小岚的双腿,透亮的尿液还在喷泄,我埋下头,嘴唇拱进了幼女的阴唇之间,针孔般大小的尿道口直接将幼小处女的尿液射入我的喉间,淡淡的鹹味……(很多年以后,我的那条床褥上仍留有幼女淡淡的尿也臊味。)我的裤当也黏成了一片,这个小天使竟然使我在没有任何外力的帮助下射精了!?
从那天晚上开始,我急切的等待着母亲出差……

1995年7月25日,我母亲出差去外地开会,因爲开会地理我父亲的部队驻地不远,所以她要在会议结束后去看看我父亲,这样前前后后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回来。
这一个月我的生活就由张阿姨照顾了。
25号下午放学后,我按照约定直接到张阿姨家吃晚饭,一路上我又兴奋又忐忑,心里有很多期待,当然也说不清到底是什麽!到了张阿姨家,确实她爱人给我开的门,我的心一落千丈,说不出的失望。不过很快我就反问自己,“混蛋啊!你究竟在想些什麽呀!好好的上学,做自己该做的事啊!!?”
这样,我也就平静了很多,之前发生的事我就尽量的让自己不再多想了。

快一个星期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下午在学校打篮球和临班一个叫梁波的男生发生了口角,放学时被他叫的四个人堵在了回家路上,幸亏跑得快,只是挨了两脚一巴掌,十多天后那个叫梁波的头上缝了七针,当然打死我我也不会承认围殴她的人是我找来的。
言归正传!
我跑回家后,感到大腿和腰部很疼,察看了一下,大腿上一大块青瘀,腰上蹭掉了一块皮。在这种窝火的心情下,便打电话给张阿姨告诉她我不去吃饭了!
才六点多锺,我就蒙头大睡,在被窝里突然感到很孤单,母亲也不在身边,受了委屈只能躲在家里,这样想着想着脑海里竟又想起了张阿姨,朦朦胧胧的幻想着她就躺在我的身边,又恍惚的感觉小岚趴在自己身上……我的手又握住了不安分的阴茎……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被刺眼的灯光搞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张阿姨正在收拾我扔了一地的衣服、书包,我赶忙坐起身。

“张姨,你怎麽来了?”
“别问我,你怎麽了?”
“我?没事啊,有点不舒服就睡了!”
“啊?怎麽了?那里不舒服?”张阿姨说着,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我坐在床上,被子只盖到了小腹上,黑色三角短裤由一半露在外面,只是我和张阿姨都还没有注意到。
“没有发烧啊,可能是累了吧!起来,去洗个澡吃点东西!”
“好吧。”我答应着,掀开被子站了起来,但马上意识到只穿了个小裤衩,刚想去拿长裤,张阿姨却看见了我的伤痕。
“腿上怎麽了?”

我赶忙遮掩着:“没事儿!”
“不行,让我看看!”张阿姨不容我说话,一把拉过我看着我腿上的伤痕。
就在她的手接触到我皮肤的刹那间,我感到自己得当部明显的鼓了起来,勃起的轮廓毫无掩饰的挺立在张阿姨眼前。
那时我第一次在成熟的女性面前几乎裸露,一瞬间,几乎兴奋到了极点!

张阿姨低头看着我的大腿青瘀处,很长时间才擡起头,突然从她眼里我看到了一丝异样的目光,眼睛也变得亮起来,湿湿的闪着亮光,好像有眼泪一样,她的脸颊带着红晕,那样起脸看我的神态,很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忆犹新。
“你看看,怎麽不小心呢?”张阿姨说着,一面不停的左右看着我的伤处,她的眼光一次次的从我的下体掠过,我悄悄的将下身故意向前挺了一点,那隆起的部分更加明显的炫耀在张阿姨面前,并且有节奏的跳动着……“好了,先去洗澡吧!”
张阿姨装作无意的拍了拍我的屁股。那是一个多麽暧昧的动作啊!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决不会止步于此了,一种错位的、不可告人的、极其刺激的关系正在酝酿,我带着一颗狂跳的心走进了浴室。
从浴室出来,已经是快十点锺了,张阿姨给我煮了一包方便面。半天我们都没有说话。墙上的挂锺突然响了,整整十下。

“你要回去了。”
“啊?”
“都十点了!”
“是啊!十点了,那我就走了,你早点睡吧。”
张阿姨站起来,抚摸了一下我的头,转身背上包走了。
星期六的下午(那是还没有实施双休),放学一出来,就看见张阿姨和小岚在校门口等我,我走上前刚要说话,小岚就说了起来。

“我和妈妈刚从机场回来,我爸到香港去了。”
“啊,杨叔叔又走啦?”
“嗯,又是十天半个月的,都快忙死了。”张阿姨和我边走边说。

“泉泉哥哥,我爸答应给我带游戏机回来!”
“是什麽的?任天堂还是世嘉?”
小岚莫名其妙的摇摇头:“你说什麽啊?我不知道!”
“哎呀!你快给你爸打电话,(小岚的爸爸那时已经有手机了)叫他买世嘉二代,别买任天堂的!”

“哦!知道了!”
“你啊!真是个孩子,一说游戏机就两眼放光。”我听得出张阿姨有些嗔怒,于是沖她耍赖的笑了笑。不知怎麽,我下意识的走路一瘸一拐起来,当然是那种无意识的故意了。隐约觉得这样做一定会有什麽事发生,果然,张阿姨看到便问:“怎麽了?是不是腿还疼?”
“嗯!”
“吃晚饭回去,我给你看看!”
晚上,张阿姨带我和小岚去吃西餐。那是我第一次吃西餐,那种不同于中餐馆的特有的异域风情我真是喜欢。晚餐在一种非常轻松的气氛下缓缓的进行着,我的话最多,可能是喝了点酒的原因吧,反正是自己懂的不懂的一统胡说八道。